首頁 > 工作動態 > 信息聯播

【調查】一起涉黑案件竟然牽出90余名公職人員——誰在充當他的“保護傘”


2018-10-10 16:07

      8月22日,山西省紀委監委通報了對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偉,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高奇,省人民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等4名省管干部的處分決定,引起很大震動。

  “違法為涉黑罪犯減刑提供幫助,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不正確履行職責,導致涉黑罪犯被違法多次減刑”……被處分的4人均為政法系統干部,他們觸碰了同一條“高壓線”——“涉黑”。

  與這4人被查處緊密相關的,是在山西頗受關注的黑惡勢力頭目“小四毛”案,共有90余名公職人員牽涉其中。

  這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山西省紀委監委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及其“保護傘”取得的一項重大成果,也是全省紀檢監察機關立足職責定位,堅決打好掃黑除惡這場攻堅戰的一個縮影。

  “從來沒見過一個案子移送了四名省管干部”——
  主體身份特殊,涉案人員眾多

  “乘勝徹查,辦成鐵案。”看著省委書記駱惠寧的批示,趙娟感到一陣欣慰。

  而就在三個多月前,這位省紀委監委第二審查調查室的工作人員思緒還是一團亂麻。自2017年年初轉隸以來,趙娟就沒“閑”過。

  “5月16日,我們接到山西省委政法委移送的‘小四毛’服刑減刑期間相關人員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任建華親自研究部署,第二天就成立了專案組。”趙娟回憶道。

  “小四毛”,本名任愛軍,2018年2月,山西省公安廳發布通報,太原警方再次成功打掉以任愛軍為首的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伙。而早在2003年,任愛軍就曾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綁架罪等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任愛軍經多次減刑于2013年6月刑滿釋放。

  “不是判了無期嗎?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為什么他會提前出獄?誰在保護‘小四毛’?”……

  一個劣跡斑斑的黑惡勢力頭目,如何在短短十年間便從無期徒刑變為減刑釋放?這令很多太原市民非常不解,同時也是趙娟心頭的一個疑問。

  “省委政法委當時移交了50名涉案人員的線索,一開始我們也毫無頭緒,從來沒見過一個案子牽連出這么多人的。”趙娟告訴記者,“收到移交材料后,我們連續熬了4個通宵,翻閱了100多本案卷,最終確定了以事立案的思路,將查清任愛軍服刑減刑過程中的違紀違法問題作為主攻目標。”

  今年2月任愛軍被查后,省委政法委隨即組織調查,公安、檢察、法院、監獄各部門也開展自查自糾,但相關涉案人員并沒有主動向組織說明情況,反而聞風而動,相互統一口徑,訂立攻守同盟。

  “這起案件是一起監獄、法院、檢察、公安系統人員和‘黑’律師交織的司法腐敗窩案。一個鮮明的特點是涉案主體身份特殊,有著較強的反調查能力。”山西省紀委常務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專案組組長陳學東說。

  據專案組成員李穎南介紹,有的涉案人員長期在司法系統工作,還經常作為法律專家在系統內講課,“他們知法、懂法、執法,反調查能力非常強”。

  此外,還有一些涉案人員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他們不乏“二進宮”“三進宮”,主要調查對象任愛軍更是“四進宮”。這些人有著豐富的反調查反審訊經驗,從一開始就擺出架勢對抗調查。

  為了第一時間攻破攻守同盟,專案組經認真分析研判,果斷開展“斷鏈”行動,有節奏、分批次對在一些關鍵節點起串聯作用的重點調查對象采取留置或停職檢查等措施。由公安機關協助對一些重點涉案對象實施技術偵查,對重點對象違紀違法活動、主要關系人及活動軌跡開展情報信息研判,并及時采取限制出境措施。

  由于主攻目標明確,任愛軍服刑減刑過程中的違紀違法事實在較短時間內得以全部查清。同時,專案組對主要涉案人員其他濫用職權、受賄等行為也進行了深入調查。

  “我們對省委政法委移交的材料進行了深挖細查,又新發現了一個‘兩位數’名單。”山西省監委委員、專案組副組長榮奮剛說。

  目前,該案件事實基本查明,對12名違紀違法情節特別嚴重涉嫌犯罪的人員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其他涉案人員將嚴格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從來沒見過一個案子移送了四名省管干部。”李穎南在山西省紀委監委案管室工作了11年,在談到該案時如此感慨。

  “曾經的堅持原則,讓步于打招呼請托,導致發生濫用職權的行為”——
  “圈子文化”“打招呼文化”盛行

  是什么讓這些涉案的公職人員愿意鋌而走險,幫任愛軍違法減刑?

  “這起案件中,一些涉案人員無原則打招呼、無原則承諾,以能為人辦事為榮,自以為沒有權力尋租,實際上卻被任愛軍等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使減刑屢屢輕而易舉得逞。”李穎南說。

  以山西省監獄管理系統為例,從省局領導到監區領導,基本都由系統內部產生,他們以老鄉、同學等關系為紐帶結成圈子,相互依托。

  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減刑必須公示,接受監督。任愛軍在汾陽監獄不服管教、嚴重違反監規、充當牢頭獄霸等表現在全監獄上下人所共知,如果在本監獄公示,必遭質疑。

  為規避“風險”,省監獄管理局竟將其調換到晉中監獄關押,并指令由汾陽監獄準備減刑材料,由晉中監獄提出減刑意見。最后,晉中監獄用汾陽監獄弄虛作假給予任愛軍的獎勵積分和相關偽造的減刑證明材料,提請將其刑期由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

  “時任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偉多次主動給下面的監獄打招呼,有時甚至催促監獄盡快給‘小四毛’辦理減刑材料。”趙娟說。

  和監獄管理局里應外合,利用關押場所變化規避減刑在程序上違法、實體上作假被發現的風險,任愛軍的其他數次常規減刑和重大立功減刑也都是利用這種手段得逞。

  “曾經的堅持原則,讓步于打招呼請托,導致發生濫用職權的行為,為‘小四毛’違規減刑提供了幫助。”山西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高奇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

  在“圈子文化”“打招呼文化”的浸染下,本應起到審判監督作用的法院和檢察院也層層放水,從院長、分管院長、法庭庭長到主審法官全部枉法裁定。

  “在‘小四毛’違法減刑過程中,我曾接受他人請托,對其減刑案督促辦理。對違紀請托,我既未拒絕,也沒有詳細問明情況,而是盲目地予以接受,輕率地加以督辦。”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在擔任臨汾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時,伙同他人徇私枉法,三次裁定減少任愛軍刑期。

  在任愛軍等人錢色利誘和黑惡勢力威脅下,監獄管理系統有的民警主動為任愛軍在監獄內開單間、設小灶,給其玩電腦、用手機提供便利,并縱容其與外界聯系減刑事宜。

  “有的民警甚至以能為任愛軍減刑出力為榮,甘當‘馬前卒’,競相主動為他辦事。”趙娟說。

  滋生黑惡勢力的地方,往往就是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的區域——
  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刻不容緩

  “這起案件,表面上看是人的問題、機制的問題,實質上是基層黨組織建設出了問題。”陳學東說。

  滋生黑惡勢力的地方,往往就是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的區域,必然存在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等問題,存在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落實不到位問題,這些都為黑惡勢力坐大成勢提供了可乘之機。

  在任愛軍減刑問題上,山西省監獄管理系統從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副局長、重要處室部門負責人到監獄長、監區長、監獄管教民警大量人員違紀違法,形成系統性腐敗。而監獄系統其他民警則睜只眼閉只眼,充當老好人、“稻草人”。

  針對該問題,山西省紀委已向省司法廳黨委提出了紀律檢查建議,要求司法廳黨委對相關監獄存在的違規減刑等問題集中整改,切實加強政治建設,履行主體責任,切實捍衛黨規黨紀和法律法規的權威,切實加強黨員干部和民警隊伍建設,切實把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及“保護傘”工作引向深入。

  “一些領導干部責任意識薄弱、為官不為、履職不力、辦‘人情案、關系案、金錢案’,甚至個別領導干部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一些法院存在管理不嚴、制度缺失等問題”“部分干警執法能力低下、漠視群眾情感”……

  近日,一場政法隊伍集中整肅專項活動正在三晉大地開展。全省各級政法機關緊緊圍繞政法隊伍存在的突出問題,切實抓好學習教育、問題查擺、整改落實。

  “對涉黑涉惡案件,一律深挖其背后的腐敗問題;對黑惡勢力‘關系網’‘保護傘’,一律一查到底、決不姑息!”陳學東表示,這起專案的成功查辦回應了群眾的期待,也為今后深挖徹查黑惡勢力“保護傘”和腐敗問題積累了經驗。

  據了解,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山西全省紀檢監察機關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斗爭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同時用力,同向發力。今年1至8月,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群眾身邊腐敗問題11510起,同比增長281%;共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81件,處理115人,其中給予黨紀政務處分93人,移送司法機關46人。

  懲治涉黑涉惡腐敗工作取得強勢開局的同時,也存在一些薄弱環節。中央掃黑除惡第二督導組在山西督導時指出,“深挖細查、‘打傘’‘斷血’還需加大力度”。

  對此,山西省紀委監委及時成立了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及“保護傘”專項工作辦公室,負責統一組織、協調、督導全省工作。

  “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從事關國家政權安危、事關人民群眾切身利益、事關人心向背的政治高度,深刻認識開展這項專項斗爭的極端重要性。掃黑、除惡、反腐一起抓,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嚴厲打擊黑惡勢力背后‘保護傘’,強化監督、鐵面執紀、嚴肅問責,為打贏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這場攻堅戰提供堅強紀律保障。”任建華在省紀委監委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工作督促會上明確要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直播安徽紀檢

全省新聞熱點

專題聚焦

北京pc28官网开奖结果